本人于2010年5月20日的政治課上突然缺席,事后深感事態嚴重,在此作深刻的檢討。

 我不想為自己去解釋什么,解釋就是掩飾,掩飾就是講故事。不管你是什么原因,表面的事實你拒絕不了。可是憋不足這口氣,我還是說說當時的情況吧!

 那一天的第一節政治上,一切都表明的安然無恙,這似乎就是暴風雨的前期!不知幾時,突然胃里一脹,肚子一痛,腦袋一暈,完了,大事不妙。我一直在鼓勵自己:大丈夫能屈能伸,這等小事何足掛齒。可是,我還是太單純了,人的三急可并非等閑之輩啊!就在我奄奄一息之時,下課鈴聲挽救了我這幼小的生命!一輩子都覺得這聲音是最可愛的音符。

       我沖回了宿舍,輪起了“嘉德樂”牌極品手紙,奔向戰場。風雨無阻,無泄可擊,在歷經七七四十九難,我已筋疲力竭,但我凱旋歸來!迎接陽光的那一刻,心情無限好。輕松一堆,勝人一籌啊!我想,這也是當人的優點之一吧!這時,我停下了腳步,眼前的一幕讓我觸目驚心,完了,這教室的門口已成了我死亡的墓地!同學們居然已正在聚精會神的聽課了。老師的曾經一句話給了我致命一擊:“你如果上課了還沒進入教室就不用來上課了!”我沉默了,為了辦大事,我失去了大大事!不僅比同學少學了一堂課的知識,而且還少了與老師一堂課的回憶。人生最大的痛苦,莫過于此!我被拋棄在外開始流浪。

 事發突然是不幸的,但造成曠課的結果是活該的;被老師發現是不幸的,但事后沒有及時解釋是不該的。事態的嚴重性讓我感覺到了造成結果的慘痛性。一個人的錯誤給區隊摸黑了,一個人的錯誤給區隊帶來災難了。深感內疚的我在此深深的自我反省。下一次,山無棱,天地合,才敢去曠課。

 望老師原諒!